????噗噗!

????方云飞不断地咳血,身子已经快要断裂成两截,双臂断裂续接又断裂,功法修复伤体的速度越来越慢。

????咚!

????巨大的铜印覆压而下,铜印表面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泽,不过这铜印残缺不堪,一半几乎已经破损丢失,可是纵然这件铜印依然散发着恐怖的波动。

????宁川看着半空中的铜印双瞳骤然一缩,这应该是一件圣人兵器,只不过因为残破的过于厉害,所以早已经丢落到了神王法器的范畴,纵然如此这件兵器也是一名圣人炼制,坚不可摧。

????“只是一件残破的圣人兵器,如果你能拿出完整不缺的获许还有一线生机!”宁川双目闪烁道。

????他知道方云飞拿不出那样的法器,就算那些大势力一同样拿不出圣人的法器。

????宁川踏步向前,挥动手中的仙剑,剑气滔天,每一击都可以碾碎山河。

????噗!

????方云飞又一大口鲜血吐出,神色略显凄惨,不过他依旧笑了起来:“你傻不是我的,终有一天我魔功大成之日回来,到时候不知道你是否能与我有一战之力!”

????他要远遁!宁川心中念头一闪,他今日万万不嫩放过方云飞,否则则来日必定是他的生死大敌,放虎归山宁川做不到。

????“你先想想如何度过今日吧!你认为我可能放你逃遁吗?”宁川平静道,浑身杀意盎然,一道道剑气与刀气不断地在他周身交汇,虎啸龙吟此起披伏。

????远处山峰,一道丽影降落而下,白衣白裙,如仙子临尘,乌黑的长发飘散在背后。

????“楚儿!杀了他!”方云飞看见来人大叫一声。

????宁川站在半空中,看着凌空而来的女子,此女子正是当初他跟踪的那名女子。

????不过对于此女子他没有印象,唯让他忌惮的便是那一日此女子在宗门之内的修行,女子背后的神灵虚影让他感受到了威胁。

????山峰迸溅、大地塌陷、草木尽毁、一片焦土,漫天的尘土依旧在飞扬,遮天蔽日。

????女子神色平静的降落在地上,看向宁川,双眸清澈,衣袖飘扬,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

????宁川看着女子,暗自积蓄体内灵力,如果这名女子出手的话,在配合方云飞,那么他将有一场恶战。

????方云飞如今已经落败,可是他自己也不好过,神凰再生术已经修复不了他的躯体了,漆黑色的法则嵌在他的血肉之中,只能耗费时间缓慢炼化。

????女子什么也没有说,停在方云飞的面前,眼神凌厉,空气中一股莫名的气息在飘动。

????方云飞神色阴狠,往日那云淡风轻的样子早已经不在了,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让一个女人出手来帮助自己是一生的耻辱,可是面对宁川他已经没有那么多计较了,如果楚儿不出手的话,今日他必定陨落此地。

????宁川双目不断地在二人身上扫过,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他不知晓,他也不想知晓,今日唯有将方云飞斩于剑下才能让他松口气,如果放任其离去无异于放虎归山。

????“楚儿师妹,今日你我二人联手将此人斩于此地,你可以吞噬他体内的本源,这样你神功不出几日便会大成,那些狮驼一脉的族人已经满足不撩你了。”

????“你不是想要七圣法吗?你也知道七圣法合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吞了他,除了移山唯有此子七圣法的力之术修炼到了高深境界。”

????方云飞趴在地上不断地蛊惑着女子。

????山脉之间,无数的烟尘依旧在弥漫,灵兽也早已经逃离了此地,就连风声都也停了下来,此地陷入了一片寂静。

????铿锵!

????一声清脆的声音划破寂静,只见楚儿的身上浮现上了一层战甲,银白色的战甲由上至下将她的身躯包裹,一柄仙剑出现在她的背后。

????唰!

????银剑出鞘,剑光如水,剑柄的位置镌刻着复杂的纹路,就连剑身的两侧都布满了道纹。

????看着女子出鞘的银剑,宁川心神晃动,这柄银剑居然在散发着半步圣人兵器的气息,这两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铿锵声音不断作响,战甲将女子连同头部全部覆盖在内,只露出双眼在外,银白色的光辉在战甲上面流转,一股超越神将的气息转动。

????这战甲!宁川双目一缩,对于战甲他并不陌生,当初在陨星学院的时候他还有这一套圣灵战甲呢。

????可是现在此女身上的战甲让他惊疑不定,此女的修为只有三星天神,比他还要差一截呢。

????但是当她穿上战甲的时候居然散发着一星神王的气息,这战甲居然可以让人无视一切跨越一个大境界。

????“这……这战甲不是此界之物吧!”宁川也只能这么问一句来表示自己心中的疑惑。

????可是楚儿却没有说话,她缓缓地抬起手中的银剑指向宁川,银白色的光辉如水波流淌而下,带着冷冽的寒芒。

????这一刻银白色的战甲蔽体,银剑剑锋不断地轻颤,一声声微不可寻的剑鸣不断地响起,一律杀机锁定宁川。

????宁川微微叹了口气,看样子此女是断定了注意出手,今日必定会是一场恶战了。

????楚儿没有言语,脚下缓慢的移动,长剑指向宁川一步一步的靠近,剑锋之上散发的杀机刺到宁川的胸膛,让他肌体生出一股疼痛之感。

????方云飞在一旁喘着粗气,望向宁川带着笑意道:“宁兄,看样子你推算错了啊,今日要陨落此地的不会是我,而是你啊!”

????宁川神色平静,一只手攥着天刀,另一只手攥着仙剑,看着方云飞和楚儿轻声道:“那你们二人一同上吧,我照杀不误!”

????楚儿一瞬间和宁川交战在了一起,天刀和银剑碰撞到了一起,另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响起。

????宁川心中一沉,此女的银剑居然死死地黏住了自己的天刀,而这时候方云飞也站起了身子,催动头顶的珠子化成了星辰一般,向着宁川覆压而来。

????宁川冷笑一声,手中仙剑挥动打在了珠子上面,如同轮动一条山岳一般,势大力沉。

????而随后宁川手中天刀用力,将楚儿手中的银剑压了下去,踏着虚空张口轻叱,一道精气化成的长河直接向着女子的脖颈射去。

????女子双目闪烁,用力将银剑抽出,身子轻晃躲过了宁川的一挂精气长河。

????宁川看着女子咧嘴一笑:“纵然有强大的圣物如何?终究只是外力。”

????这时候女子双眸闪烁,身上忽然浮现出了一股莫名的气息,宁川心悸,这股气息正是当初见到此女修炼所引发的,那背后神灵的气息。

????此女的双眸忽然变得深邃,如同星空一般,两道金色的旋涡浮现在了女子的瞳孔之中,夹杂着让人心神巨震的力量。

????在女子眸子之中金色旋涡的另一边,好像连接着一片恐怖的世界,那里仙宫成群,尸体伏地,有着恐怖的生物在莫名的苏醒。

????就在这时候宁川神识之内一直安静的那道神识忽然一动,老者睁开了双目透过他的神识看向女子的双眸轻声低喃道:“有人打开了门?”

????随后老者低声的向着宁川传了句话:“打不过!”随后便又再次陷入了沉睡。

????而此时在外界的宁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他没有想到一直没有管的神识居然开口了,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打不过,难道那金色旋涡背后有什么大恐怖吗。

????楚儿变得越来越诡异,黑色的长发沾染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身上的战甲铿锵作响。

????手中的银剑发出了愉悦的念头,在楚儿的手中不断地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替代了此女子一样。

????此时的楚儿如同金水灌注而成,散发着令人沉醉的气息,整个人一瞬间变得高不可攀,好似那高高在上的远古神王。

????“你借助了什么东西!”宁川爆喝一声,手中的天刀趋势不减,在身前挥舞出一片密集的刀风。

????而另一边方云飞不断地催动珠子,自身更是不断地配合术法攻向宁川,他的目的就是黏住宁川便可,让楚儿完成降临。

????宁川一瞬间知晓了两人的计划,长笑一声,太极图立刻浮现在他的背后,手中的一刀一剑去势更猛,龙吟虎啸不断响起。

????铿!

????楚儿手中的银剑攻来,斜斩而起,带起了一大片银白色的剑芒,宁川的身子一震,向着后面连连倒退。

????他居然在银剑上面感受到了万钧的力量,那股力量太过于可怕了,势大力沉,如同神山一般力压苍生。

????宁川不相信这种降临是没有代价的,越是恐怖的存在,想要降临到普通人身上的代价越大。

????宁川一瞬间踏入了九极,整个人长啸一声,修为硬生生的四星神将。

????“你们两人一起来吧!”他爆喝一声,手中的天刀和仙剑挥动,头顶更是浮现出了一尊银白色的小鼎,小鼎在迷蒙的黄雾之中浮浮沉沉。

????那黄雾不是别的,而是一道玄黄的气息,被宁川硬生生的同小鼎铸在了一起。

????方云飞一笑,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手软,不断地攻向宁川,而另一边楚儿也不断的向着宁川出手。

????嗡!

????骤然间一声清鸣在楚儿的身上响起,一道恐怖的虚影浮现在她的背后,好像跨越万古而来,金色的神芒刺目,让人不敢直视。

????宁川暗叫一声不好,方云飞缠住他之后让楚儿顺利的接引到了那恐怖的存在。

????轰!

????太极图横空而出,宁川整个人和太极图合为了一体,冲天而出,将方云飞崩开,随后整个人更是挥起手中的法器击向楚儿,他要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