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刚过一刻钟白徐就开始头痛,三秒钟一波放大就得消耗近千万灵石,几波下来白徐就开始吃不消。

????不会吧,还有大招!符途内心吃惊不已,这几百年的老生果然非同凡响,只见白徐脸色变幻无常盘坐半空,口中念念有词,这又是什么大招,难道是以咒语来功击,可明明杏儿不是说过了么,咒语只是晦涩难懂的绕口令似的词语么,难道白徐兼修巫修,养了蛊,可摸底搜集到的白徐信息上可没有这一点,而且整个天火学院都没有几个巫修啊。

????“符途主人,请神识传输最机密咒语,有程序病毒正在破坏风火轮控制中心!”

????符途立马神识传音地球老家的方言定下的咒语,并命令风火轮主系统使用备份数据并杀毒,这下明白了,白徐兼修的是法修。

????“符途主人,不好,备份的数据又被病毒感染,先前的数据盘杀毒还没完成,请指示!”

????“小、小、小……停止运行,切断能源!”

????符途只得收回风火轮,再弄下去风火轮就会变成白徐的。符途紧接着变了脸色,不过这回是故意装出来的,一伸手,影子飞剑在符途手中飞舞盘旋,刚包上来的草木一片片的倒了下去,可是更多的草木转眼间就围了上来,不一会就里三层外三层的把符途包了整整几十米厚。

????白徐惊喜的双手都有点轻抖,在七级法宝青花宝树增幅的神识围困之下阻隔了符途与珍爱老师的同生共死联系,神识压制情况下再加上青花宝树的强力毒性束缚灵域让符途想自爆都不是那么容易,看来活捉符途有望,这下好了,刚才白徐在使用法修的‘白手夺宝’这一招前可是很纠结的,这可是他的保密大招,以前从来没有在人前使用过。不过只要活捉符途,这一切就太值得了,符途的天宫球那可是相当于自身几百年的整个身家啊。整个神狼星上拥有天宫球的可不超过三十人,要是自己也拥有天宫球,那战力会直接上升一个等级,目前几乎三百榜单垫底的排名能直接上升到排名一百之内,那个以前看不上自己的美女肯定会自动投怀送抱。想到美妙外白徐脸上的笑容更甚,极品属性灵石加上神麻散不要钱似的注入青花宝树法宝内。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为什么那么久了符途还在抵抗,不应该啊!”

????白徐在五分钟后终于感觉有点不对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别看短短的五分钟,可白徐花费了至少五亿灵石以上,可是神识查看起来符途虽然比之前要弱了不少,可离倒下还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十分钟之后白徐头上开始冒汗,十多亿灵石砸下去符途看起来更弱,甚至有点摇晃的样子。可白徐毕竟是几百年的老生,经验老到,已经看出了符途的样子有点装的迹象,立马对于符途的过往信息象快进过电影一样过了一下,突然有一件事冒上白徐的脑海中,当年昊宇可是没有选择保密,他的三融合属性当时在天火学院甚至在天火大陆上可是出了一把名,震慑了一些人,当时成名一战不就是昊宇与符途的对战中用的最强绝招么,既然符途在当时就能在太一的帮助下从昊宇的三融合属性下逃命,那么自己的人宝双融合属性在青花宝树及灵识大圆满级别之下虽然比当时的昊宇绝招要强大很多,可是现在的符途也比之前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上当了!白徐想到这赶紧停止了注入!

????果然,白徐看到刚一停止注入更多灵气,本来摇摇欲坠的符途一下生龙活虎,吸灵大法全开,青色的天空快速恢复正常,之前疯狂生长起来的草木在失去灵气的支撑全部枯萎,一片病殃殃发黄的与周围的绿色格格不入的景色就象在对着他嘲笑。白徐的脸色慢慢铁青,看起来傻呆老实的符途竟然这么狡猾,吸走的都是钱啊,十几亿灵石,十多年的辛苦收入啊,关健还成了符途的垫脚石,这可老打击自信。哪个上榜的天才心中没有一个强者梦,不管前面的人有多牛,只要没败过梦就还在,可现在一朝梦碎的苦楚只能强咽下去。想不到自己托大拒绝同伴的相助,结果落到这么一个下场。

????“符途,你这强力吸灵的是什么功法,这可比用超品灵石阵法制成的法宝的吸力还要强大太多?”

????“不是功法,是神符!”

????“我的个神,难怪,那你为什不再选择保密,我还想赚点保密封口费呢?”

????“都败在昊宇手下好几次了,用不着了。”

????“确实,人们只会去关注胜利者,只会投资胜利者。”

????“所以失败不要紧,重要的是不服输,我可不认可昊宇就是未来的天帝,哪怕败上一百次我也不会去认可。”

????“谢谢符途小兄弟的提醒,这是打赌的五亿灵石,你收好。”

????“我知道白老哥现在内心不认可我刚才的话,可你过一下,天火大陆之前的几任天帝,有哪个是绝顶天才,要是那几任天帝在他们灵识期时跟现在的我放对,我一个人可灭他们好几个!”

????“符途老弟,想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小心肝真的很容易,只要把收我的五亿灵石退我两亿就够!”

????“哎呀,我老婆在同生共死神识联系我,我有急事,这就先走了!”

????“给老子滚!”

????刚回到洞府的符途还没来的及庆贺一下今天的大赚就接到了符妈的加密电话。

????“途儿啊,妈有点事想要你帮个小忙。”

????“妈,就凭我家在风信城的经济及地位,又有着陆风的头脑,如果这些都解决不了还要找我才能解决的事能叫小忙么?”

????“途儿,先前有人说你是直男,妈还不太信,但现在妈信了,你跟妈说话都是这么直接,不要说外人了。”

????“既然信了,那妈你就直接点说事,只要不是太难的事你老人家开口我能拒绝么。”

????“途儿,你这直爽的性子妈觉得挺好,就是有点不太习惯,事情是这样的……”

????“妈,你所说的事我从东国新闻上听说过,但这事我只能递个话,要是想一定要赢,至少得上亿灵石以上的花费,就算你把风信城的家当全押了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