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消息必须及时送达。

????只不过,眼下他们已无人可调用。

????“那我与慕师兄之中商量一下,我……”

????“我有办法!”

????程昭昭突然打断邶锋的话,在众人目光注视下,从伸手拎出睡得正香的千里。

????……

????翌日,天色一亮,他们就各自行动起来。

????慕生寻带着程昭昭、邶锋和谢潋墨一同前往阮威藏身之所。

????剩下的几人除了熟悉布阵之外还要负责看守那几个修士。

????只不过程昭昭等人没想到,他们才刚出去没多久,就遇上了奇虎门的修士。

????“他们好像是在找什么。”

????程昭昭的神识锁定着那几个修士的动向,就见他们不断在的草丛、灌木之地翻找。

????“他们有几个人?”邶锋问道。

????程昭昭道:“两个筑基修士,其中修为最高的那个已是筑基后期。而剩下的都是练气修士,倒是不足外患。”

????邶锋很快就做了决策,道:“昭儿你就负责那些练气修士,我们三人将那两个筑基修士拿下。”

????“好。”

????四人分散开来,各自寻了藏身之处,静候已待。

????不多时,那些修士就到了他们的包围圈之中。

????在进入范围的瞬间,他们四人都很有默契的朝各自目标攻了过去。

????程昭昭朝那些练气弟子击出了一击千芒剑法,他们闪避不及,一个个都被刺个正着,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练气修士很快就被程昭昭制服,不过程昭昭也没杀他们,而是将这些修士封了口识,捆在一处丢在树下。

????察觉到程昭昭暂时不会杀他们,这些练气弟子们才松了一口气,不断的用眼神交流,看到的只是彼此间的恐惧。

????谢潋墨与一个修为相当的筑基修士对上,避开了那人一连串灵符之后迎面就刺了一剑过去,那修士眼中虽惊诧,可到底还是躲了过去。

????“你们是苍剑派的!”

????“不错。”谢潋墨道。

????那修士眼一沉:“好,来的正好!”

????另一个筑基后期修饰闻言当即笑道:“没想到自己送死来了!”

????“看来你们是在找我们!”邶锋道。

????那筑基后期修士轻瞥了迎面上来的邶锋和立在一侧的慕生寻,道:“两个小辈胆子倒是不小。你们尽管一起上。”

????邶锋轻笑:“还是让我先来领教奇虎门的剑术!”

????奇虎门也是剑修门派,只不过门中弟子并不是只有剑修,这一点和苍剑派也有点相似。

????不过不同的是,他们的每一个剑修都会四艺中的其他本事。

????“好,早就想领教苍剑派弟子的本事了。”

????这修士与邶锋一对战,就收起了之前的轻视。

????苍剑派弟子的剑招果然凌冽,每一招速度极快,他若非在修为上有所优势,恐怕一出手就要落于下风。

????更让他震惊的是,与他对战的这个修士手中的品阶极高,每一次他的灵剑与之交锋,都能感受到自己灵剑的颤栗和退意。

????他的灵剑才刚萌生出剑灵,之前与其他修士对战一向是无往不利,可眼下他竟觉得无比吃力。

????余光中他还瞥到了抱臂立在一侧的那个玄衣修士。

????方才他只觉得苍剑派修士太过狂妄自大,还好意提醒让他们两人一起上,才不会输的太难看。

????可眼下看来,这两人根本就是胸有成竹。

????苍剑派的剑修!果然都是如此厉害吗!

????也许是这修士心神已是不宁,邶锋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破绽,一个闪身,灵剑就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而另一边谢潋墨也控制住了局势。

????“你,你到底是谁!”这修士几乎是喊出来的。

????邶锋淡笑道:“在下苍剑派邶锋。道友如何称呼?”

????他笑容灿烂,若不是有冰冷的寒意从脖子上传来,这修士还以为他们正在寒暄结交。

????这修士脸上闪过懊恼和羞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闭上眼睛道:“技不如人落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便!”

????“那就得罪了。”

????邶锋话音一落,一条缚仙绳已是快速缠上了这个修士的身体。

????那修士猛然睁开眼,满目愠怒:“士可杀不可辱,你还不如一剑杀了我。”

????“没想到奇虎门也不都是那些色厉内荏的修士。”程昭昭拍着手来到这修士面前,道:“你这是急着想死吗?”

????那修士冷哼一声,扫了战场一眼,就见奇虎门的这群修士被区区几个筑基修士就全部拿下,只觉脸上像是被人抽打了一般,生疼生疼。

????“啧啧,倒是奇了,你们在这打劫杀人,败坏东岭正道门风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你们觉得丢人。现在只不过是被打败了,就一副这样的表情。”程昭昭努努嘴,摇头道。

????“你胡说什么!”这修士突然瞪大了眼,眼里的怒火差点喷出眼眶:“枉我以为苍剑派的修士是东岭正道翘楚,没想到竟然如此卑鄙无耻。”

????“到底是谁卑鄙啊,怎么?你们是敢做不敢当?”谢潋墨嗤笑一声。

????“我们做什么了?我告诉你们,今日你们若是给个痛快,就杀死我,否则就算你们是苍剑派,我百里鹏阳——”

????百里鹏阳的话被程昭昭打断:“你就什么你?”

????程昭昭笑着打量奇虎门的这群修士,好似除了这个为首这个叫百里鹏阳的,其余的皆眼神闪避,尤其是听了这修士义正言辞的话,他们都面如土色。

????程昭昭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当下道:“我们是苍剑派的,就算说的再多,恐怕你也不信。你不妨问问你这些师兄弟们,说不定他们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闻言,百里鹏阳当下朝身边的修士望去:“连师弟,她说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在这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他师弟低着脑袋,看不清他的神色,被他再次一吼之后在猛然抬头,却仍旧不敢看他眼睛,道:“百里师兄,阮长老命我等在这里劫杀过往的散修,我们也是……也是奉命行事啊。”

????“你说什么!”百里鹏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百里师兄,我们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历练,我早就说了让你离开的。”

????那师弟看向程昭昭等人,道:“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做的,百里师兄前日刚到流荒,他什么都不知道,求你们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