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沐晴并未苏醒,四玄兽之力也暂时封存。千佐治,陈飞扬以及陈玉薇三人,继续留在林牧这边也没什么意义。所以他们暂时返回那个山洞,安心等候便可。

????至于众多宗门的侵袭,因为千佐治的阵法封印,所以他们暂时找不到仿佛真正的冲进来。但这封印阵法究竟可以维持多久,就看林牧究竟能坚持多久了。

????山洞之中,陈玉薇依旧不放心林牧,在千佐治与陈飞扬都安心的修炼之时,她却无法安静下来。总是心绪不宁的:“你说,林牧这样当真能行吗?我们还是……”

????“你就稍安勿躁吧,林牧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有些事情我们并不适合都掺和进去,你要明白,这关系到他们的灵虚宗内部问题,不是我们可以理解清楚的。”

????千佐治站在洞口,这些天他的心绪也一直平静不下来。总觉得很不寻常:“你们先冷静冷静,既然林牧不愿意让你们知道,他就是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不要多管。”

????夜深人静,千佐治一直都可以感应到结界的变化。四周不断有力量在进行冲击,但这一股力量都太弱,根本无法冲破。眉头紧皱,还是决定以特殊的方式查探。

????盘膝而坐,在夜幕之下,千佐治借着月光,双手结印,体内的灵力不断的提升起来。头顶上方出现一道虚影,然后迅速的分散开来,眉心之处出现一道印记。

????光影一闪,凝聚成一道虚影,站在自己身前。看了看洞口,化作一道流光向玉骨树灵那边掠去。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事情,会阻止林牧如此大的决心。

????在他立刻后的不多时,陈飞扬兄妹便走出来。看着千佐治的躯体,深深一叹:“唉……你说,他们一个个都弄得如此神秘,究竟是要干什么啊?搞不明白。”

????“既然不想说,那就暂时不要问吧。我们只是林牧的辅助,如果有危机,我们帮忙阻挡一阵子就好,以我们的实力,也的确帮不了什么大忙,这一点要认清楚。”

????凡事要往好的方面去想,陈玉薇也是如此。林牧这样做,或许有他自己的目的,他们的实力不够强大,不像千佐治那样在这里可以来去自如,所以安分一点好。

????“守住这座山洞,让林牧之后有一条退路,或许就是我们唯一可以做的。至于他究竟会怎样决定,那就要看他自己的心境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了,这是关键。”

????此时此刻,林牧依旧守在玉骨树之内的空间中,看着徐沐晴静静地沉睡着。他已经知道晴儿的心思,也就不再慌张,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温柔而甜蜜。

????握住晴儿的手,虽然依旧没有温度,但至少他现在明白,是晴儿自己不愿意醒过来,并不是他没有办法。既然是她的意思,那么林牧自然会选择尊重。

????“晴儿,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决定,让我有多措手不及?你这样的决定,让我觉得这些年我一直的努力,变得十分可笑啊。但庆幸,你并未忘了我们的约定。”

????仿佛是自言自语,但林牧知道,徐沐晴一定可以听得见。只要她已经恢复一些神识,便可以进行沟通。林牧之所以不再进入神识空间,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我想我已经明白,你所说的别有用心是什么意思了。只是我还不想去面对这个问题。或许清璇长老有自己的计划,或许她有自己的不得已,我想试一试。”

????林牧并非一个优柔寡断之人,但是灵虚宗之内,他最开始就相信之人,便是清璇长老,但为什么这样的存在,这样的信任也要轻易被打破呢?难道只能如此?

????“你这是逃避,你这是不敢面对现实。既然徐沐晴姑娘已经说的很清楚,为什么你不亲自去解决问题?只要将问题解决,你不就可以唤醒她了吗?犹豫什么?”

????这是千佐治的声音,他的神识境界也不弱,所以在身外化身的状态之下,强行闯入林牧封锁的空间,也不是什么难事。再加上他的雷气底蕴,与林牧不相伯仲。

????“你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你为何会这样说?千兄,难道你也察觉到什么了?”林牧紧皱眉头,关于他怎么闯进来的已经不重要了,千佐治一定知道些什么。

????摇头,千佐治难得一笑:“你总是在感情的事情上乱了分寸。林牧,所谓关心则乱,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徐沐晴姑娘给你的提示究竟是什么吗?真不想追究?”

????已经到了这一步,林牧如果再不面对,就说不过去了。千佐治见他沉默,于是用眼神示意他:“你先跟我出来,我带你去查探一番,或许你就能够恍然大悟。”

????同样是以身外化身的姿态,但林牧明显感觉千佐治比他更加的流畅一些。有可能是因为这些日子一直以灵力温养徐沐晴躯体的原因,所以消耗比较大。

????一转眼,便来到一处冰封的结界之外,寒气逼人,一道道寒冰气场将所有气息都隔绝在外,让林牧与千佐治无法靠近。但是后者自然有自己的办法解决。

????屈指一弹,咻!一道雷光闪现,然后迅速凝聚成一根细小的针。雷气动荡之下,千佐治轻轻一动,便将那寒冰结界洞穿,出现一个细小的窟窿,并不容易察觉。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告诉我,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不成?”突然,寒冰结界之中传来一道声音:“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林牧那边根本不成功,会不会……”

????“呵呵……你想说会不会是我们选错人了?当然没有这个可能。告诉你,林牧的心思可缜密着呢,如果这么轻易的上当,就不是真正的林牧了,明白吗?”

????说话之人,居然是玉骨树灵与清璇长老。他们之间似乎在谈论着什么。林牧与千佐治这样属于窥探,一旦被发现,那么他们就很危险,对方可不是善茬。

????“不过你放心,林牧也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各大宗派的大军袭来,为了保证徐沐晴的安危,他一定会再次尝试复苏那丫头,那时候,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一早就知道有外敌要进来?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他们密谋的?林牧沉着脸,想不通清璇长老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呢?

????“现在你明白了?玉骨林这是非之地,你还要继续待下去吗?徐沐晴姑娘已经说的很清楚,不能继续下去,我们想办法带着她一起离开吧,尽快做决定。”

????话音刚落,千佐治的神情突然一变:“不好,我的防御结界已经开始松动,要不了多久,大军就会冲进来。到时候我们谁也走不了,你要快,一定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