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东市是什么情况,尚扬不了解,但丁小年了解。

????从监狱里出来的孙二爷,带着一个叫向飞、一个叫刀疤的家伙,已经横行无忌、无法无天,闹出过人民,敲诈过钱财,更把全市所有人压在脚下,无论是出于对他狠辣的忌惮、还是这个只有几个月生命得人的不想惹。

????都只能说:孙二爷坐在第一把交椅的位置上。

????丁小年相信,尚扬回去只是为了看看赵素仙,除了长时间没见到之外,更有大仇得报之后的快感。

????可凡是不能单一的想。

????自从尚扬的身份曝光之后,惠东市就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冯玄因冯姐,就是那位惠东市最女王的娘们儿,是尚扬的情人,说的有鼻子有眼,还列举了一系列证据,比如他最后是在不夜城出发。

????比如李振乾的突然消失,只能是尚五爷的儿子尚扬所为。

????再比如冯玄因一直不嫁等等。

????丁小年知道这些都是假的,但有一点是真的:尚扬确实与冯玄因“私奔”过,是他把冯玄因从李振乾手里救出来那次,两人去逃亡外地几天,亡命鸳鸯又是孤男寡女,究竟发没发生什么,谁都无法确定。

????而依照尚扬的操蛋德行,知道冯玄因被欺负的连家门都出不了。

????一定会去找孙二爷。

????一人是亡命徒。

????一人是愣头青。

????这俩人遇到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能打到血流成河!

????尚扬现在已经过了玩命的时候,手中的资源足够成就、扶持起另一个“冯玄因”所以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惹上一条还能蹦跶几个月的疯狗,被放个屁熏到都得不偿失,更何况那家伙出来就是玩命的。

????“过几天…”

????他刚想开口敷衍,争取拖个尚扬几天。

????可话还没等说完,尚扬就踉踉跄跄的往火车站里走了。

????尚扬确实不知道惠东市怎么样,满心想的都是自己回去了,就能让母亲开心,脸上甚至挂着久违的笑容,刚刚进入,就把身份证拿出来,这东西他随身携带,主要是不知道哪天被李擎苍给赶出来。

????做不了“上门女婿”得有地方住。

????“凑!走吧”

????丁小年骂着,知道看自己母亲的理由,怎么都拦不住,那就只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

????他也随身携带。

????李龙一直在尚扬身边,也得准备随时出差,也有身份证。

????李念今天穿的是礼服,虽说有外套,可家就在省会,根本用不上,苦苦哀求之后售票员还是不把票卖给她,找临时制证还没有人值班,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目送三人踏上回去的旅程。

????最后不忘警告:“敢拈花惹草阉了你”

????三人踏上火车,前往惠东。

????……

????“尚扬回来了!”

????不夜城最高层,也就是当初尚扬住的那个房间,一名男子恭恭敬敬站在门口,把刚刚得到的消息叙述。

????沙发上坐着刀疤,瞧着二郎腿悠闲的靠着,正拿着一把十几公分长的匕首抠手指盖。

????向飞在沙发后面,正在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扎马步。

????最前方,落地窗前。

????孙二爷正背着手俯视着楼下,看早上急急忙忙赶去上班或是买早餐、买菜的人群,这些人匆匆忙忙,在他眼里像是个小蚂蚁一样。

????“唰!”

????刀疤瞬间把刀一收。

????自从来到惠东这段时间,没少听到尚扬这两个字,除了他是尚五爷的儿子之外,还有很多奇奇妙妙的故事,当然,最让他动心的还是与冯玄因之间的缠绵,虽说知道冯玄因还是完整的,可能传成这样,两人之间一定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只是没发展到最后一步而已。

????他一直想见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

????抬头问道:“他在哪?”

????男子很怕他们,非常怕,尤其是刀疤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紧张回道:“下了火车,在车站叫了个车,直奔邻水县里了,但是…还有一点比较怪异,他是被人抬下来的,上出租车也是抬上去的!”

????“抬上去的?”

????正在扎马步的向飞也开口,很诧异,如此风光的人物荣归故里,居然是被人抬下来的?

????“对,据说有很大酒气,看上去没少喝!”

????尚扬确实是醉了,昨天他们四个人喝了三箱啤酒,而北方的啤酒不是一箱十二瓶,而是二十四瓶,更不是四百五十、五百毫升,全都是六百五十毫升,尚扬高兴,一个人喝了将近一箱,更关键的问题是:喝的时间太短…

????“不能吧?”

????向飞更加诧异开口。

????这不是有病么,上火车、下火车、回家都得被人抬着。

????男子点点头:“是这么说的!”

????刀疤转过头,看向窗口的孙二爷:“要不然我去会会他?看他究竟是骡子还是马?”

????他是变态的好战份子,经常听到尚扬的名头,心里非常不舒服。

????向飞也很好奇,所谓的五爷的儿子,究竟什么样。

????为什么已经不在惠东,还被人津津乐道。

????这时。

????孙二爷终于转过头,眼中无悲无喜的看向男子,并没直接说去还是不去,缓缓道:“说说你之前知道的,他和冯玄因的关系!”

????男子想了想:“我只知道,当年尚扬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来不夜城,在冯姐手里拿走几百万、后来还把周腾云的情人给撬了,据说冯姐在其中也有戏份,还有,听我在临水拳击俱乐部的朋友说,冯姐和他是性命之交,但究竟发生过什么,我就不了解了”

????“呵呵,还是个狠人!”

????刀疤把匕首收起来,装进自己兜里,站起来道:“二爷,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你懂,咱们不想搭理他,他未必不想找咱们,凡是还是占有主动权的好…”

????向飞倒是重新扎马步,不再开口。

????孙二爷沉默半晌。

????事实上,他确实不怕尚扬,也不怕五爷,只是不想添麻烦而已,但凡事不能没了先机,再监狱里这么多年,明白的道理只有一个:按狠分配,谁够狠,谁吃的就饱,谁不够狠,拉屎都得别冒汗再拉。

????无悲无喜道:“这样吧,告诉他,今晚七点钟不夜城帝王包,我等他…”

????ps:感谢丁总大哥的捧场,感谢,感谢。